某著名历史科普读物中有这样一种说法,那就是明成祖朱棣是三段射击战术发明人。但其实因为明朝初年的战术和腓特烈时代的线列战术完全就是两码事。

明成祖时代的中国军队出在冷、热兵器混用初期,所谓的神机营也不是纯火器部队。明代初期使用火铳的铳手占到明军编制的百分之十,神机营的火枪手也不到编制的四分之一。为了适应当时火枪射速慢、蒙古骑兵冲击力强的战况,朱棣和部下们专门设计出了永乐枪阵对敌。

永乐枪阵的部署如下:一,神机队每队五十七人,队长、副各一人,旗军五十五人,内旗枪三人,牌五人,药桶四人,神机枪三十三人。遇敌,牌居前,五刀居左,五刀居右,神机枪前十一人放枪,中十一人转枪,后十一人装药,隔一人放一枪,先放六枪,余五枪备敌进退,前放枪者即空转枪与中,中转炮枪于前,转空枪于后,装药更迭而放,此第而转。擅滥放者,队长诛之,装药转枪怠慢不如法者,队副诛之。如此,则枪不绝声,对无坚阵;二,弓箭队亦每队五十七人,队长副各一人,旗军五十五人,内旗枪三人,牌十人,长枪十人,长刀十人,弓箭二十二人。

遇敌列队,牌居前,弓箭两行,前行射多,手疲;后行代射,五枪五刀居左,五枪五刀居右,如贼突入,则牌迎马,而前枪左右刺击,弓箭迭射,虽贼猛马健,进无不毙矣;三,马队亦每队五十七人,队长副各一人,旗军五十五人,内旗枪三人,牌十人,长枪十人,长刀十人,其余枪叉、刀斧随其所用火器十人,杂兵二人,弓箭四十二人。交战时长牌手站在队伍前列,负责充当全军阵的盾牌,顶住蒙古人的冲击;长刀手在火枪手两翼,防止蒙古骑兵的两翼侧击;最后才是骑兵的追击作战。

整个枪阵中火枪手的数量是43人,全阵总人数是171人,也就是说火枪手只占整个军阵人数的四分之一,这四分之一的火枪手也只能保证11人左右(因为马队中还有10人使用火器)进行轮换射进。因为射击人数少,明军早期的单人火器准求一枪多丸,单手铳可以一枪三弹丸,此外还有四支、八支箭型弹的四箭铳筒和八箭铳筒等火器。

明朝初期的火枪手很难单独对敌人实行火力压制(需要弓箭配合),明军的热兵器中火炮才是火力压制的主力。明军的(本土)野战火炮追求火力密集性和持久性,作战时以发射霰弹为主,像百子连珠炮、铅弹一窝蜂、千子累炮、百子连珠炮、铅弹一窝蜂、千子雷炮等火炮一炮轰出去都是50到500个铅弹、石子,往往几炮下来就让冲锋的蒙古千人队损失惨重。

而军事意义上的三段击是类似腓特烈的排队枪毙战术,核心是燧发枪士兵的三列横队,那是纯粹的火器部队,和火门枪时代的明军神机营在具体战术上相差很大。这就好比中国人发明了火药不假,但诺贝尔发明的炸药就和中国人没关系了,大家别把这种段子当真了。当然,日本战国时代那种“三段击”其实也是假三段击。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冷兵器研究所系头条号签约作者。主编原廓、作者李从嘉,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