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人民对于死亡是心存敬畏之心的,所以一般的玩笑很少会涉及到死的方面,不就是怕不吉利,不过在我国的一个时期的一部分人便没有这方面的忌讳,那就是民国时期。

徐志摩作为如今最出名的民国人物之一绝对是其中的代表,年幼时期的徐志摩绝对是古代才子型的人物,仅仅十四岁的时候便发表了自己的第一部作品。

后来徐志摩响应白话文运动,摒弃了自己所擅长的文言文而转战白话文,也正因如此世间有了那句“我轻轻的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一、徐志摩与好友的一句玩笑,竟成了真

我们在想到徐志摩的时候仿佛理所当然的会想到一个词,那便是浪漫。十九岁成婚,虽说是包办婚姻,但是结婚的对象绝对是无可挑剔的。

张幼仪虽说没有接受过新文化的教育,但却也不是封建女性,用现在的话来说张幼仪就是一个真正的女强人类型的妻子。

不过张幼仪为了徐志摩放弃了自己的身价,选择了依附于徐志摩,所谓的就是这样能让徐志摩感受到她的爱意。

但在徐志摩的眼中这种包办婚姻无论结果如何,终究还是不够浪漫的。所以徐志摩去追求了自己的浪漫——林徽因。

徐志摩是否真的喜欢林徽因其实还是一个未知数,虽说他为了林徽因而离婚,但用林徽因的话来说徐志摩是不喜欢她的,徐志摩喜欢的是那个他所幻想出来的完美浪漫的林徽因。

后来徐志摩可能是想通了,也可能是其他的原因,总之徐志摩最终得到了一个不那么浪漫的婚姻,也正因如此徐志摩当时的生活非常的拮据。

也正因如此徐志摩失事时所乘坐的飞机是免费的班机,在此之前还与好友刘半农开过玩笑,刘半农说飞机这么危险的东西他可不敢坐。言外之意便是飞机失事的可能性非常的大。

徐志摩是了解刘半农的,直到他只是在开玩笑,所以便回了一句,要是出事了,那就让刘半农给他写挽联。最终徐志摩收到了这副挽联。

二、死亡预言再次应验

刘半农爱开玩笑绝对是出了名的,不过在此之后刘半农也收敛了许多,毕竟刚刚说死了徐志摩,而且徐志摩还是当时的风云人物,这件事几乎到了人尽皆知的程度。

所以在此之后刘半农开玩笑也开始把握分寸了,不够终究是一个爱开玩笑的性子,又怎么可能一直控制的住呢?

只不过刘半农后来开玩笑的对象从别人变成了自己而已,这样终究不会得罪人不是?那时候刘半农去塞外考察。

所谓的塞外其实就是如今内蒙地区,当时的内蒙与现在相比绝对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再加上刘半农去考察的就是风土人情,所以条件自然不会多好。

当时考察队住在一个简陋的草房里面,说是简陋其实在当地来说已经算是不错了,甚至屋内还有一铺火炕。

这对于考察队来说绝对是最大的享受了,不过刘半农却睡不惯火炕,所以便将随身带着的行军床支在了屋内,后来刘半农看着自己的床铺开始哈哈大笑的说到。

“我这是在灵柩中堂啊!”灵柩便是已经入殓的棺材,这可以说是非常不吉利的一种比喻了,不过对于刘半农来说类似的玩笑还是说过不少的,而且说的是自己也不用担心得罪人。

刘半农终究是低估了自己乌鸦嘴的威力,也正是这晚,刘半农被屋内本就有的虱子咬的难以入眠,次日刘半农便发了高烧,考察项目只好草草了之。

后来刘半农因为回归热去世,罪魁祸是便是那晚叮咬他的虱子。

三、玩笑要有度

如今许多人都喜欢开玩笑,玩笑的内容也越来越百无禁忌,但其实玩笑终究还是要有一个度的,无论对象是多么亲近的人都应该如此。

刘半农在民国时期爱开玩笑的性子几乎是人尽皆知的,所以徐志摩逝世后虽说没有人怪他,但也大多都疏远他了。

后来刘半农也知道自己之前说的玩笑话有些越线,所以在此之后刘半农很少开别人的玩笑,就算是开玩笑也大多都是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这便是知错能改,可如今却有一些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说着伤害别人的话,他只当这是玩笑,但对受害者的伤害又哪里是他能够掌握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