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有太多这样美丽有个性的女子。

有一个女子,被称为名媛的高峰和典范,与陆小曼并称“南唐北陆”,是民国时期的时尚icon,爆款女王,她就是一代奇女子唐瑛。

名媛的一个必要条件,就是良好的出身和教育。

虽比不得陆小曼出身官宦世家的显赫,唐瑛也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姑娘,爸爸是第一批出国留学归来的西医,回国后先在北洋舰队做医生,后来在上海开私人诊所,而且自己家还开有药房和药厂。来往的客人大多都是当时的名门贵族。

唐家的小女儿、唐瑛的妹妹唐薇红八十多岁时回忆说:当时的佣人会分司机,梳头的阿姨,洗衣服的阿姨,烧饭的阿姨......

由于家风开明,长到一定年纪,父亲就把唐瑛送去了中西女塾,这所学校可谓是当时的贵族学校,宋氏姐妹都曾在这里就读。这所学校重视英语、数理化教育,一些富家弟子以娶中西女塾毕业的西方式“淑女”做妻子为荣。

除了学习舞蹈、英文、戏曲之外,唐家的女孩们还有一项重要的功课——衣食讲究。

家里有专门的裁缝,可以定做衣服;吃饭时不能说话,小孩子也不能站起来夹菜;家里来的客人,上午、下午和晚上的重要程度是不一样的;连拎包、捡东西都有专门的姿势。

少女时期的唐瑛

唐瑛最大的特点是非常时尚,穿衣考究而前卫,一直都是引领上海滩时尚风潮的风向标。

Chanel No5香水、Ferregamo高跟鞋、CD口红、Celine服饰、channel香水袋、LV手袋……凡是当时法国贵妇人所有的,唐瑛也都具备。

据说唐瑛的房间里有一整面墙的大衣柜,一打开里面全部是毛皮大衣。每穿一件新衣服,全上海的裁缝都要忙了,因为不知多少女人都要照着做的,简直就是今天的爆款女王。

而且她还会自己设计,去逛一切能给她服装灵感的地方,每每遇见令人惊叹的衣服,她不买,默默记下样式,回家吩咐自己的裁缝做。

由于出众的品味和在时尚方面的吸引力,张幼仪经营的云裳时装公司还请过她当模特。当时的《玲珑》杂志甚至把唐瑛当成社交名媛的榜样,以鼓励旧时代的女性要见多识广。

云裳时装公司开业,美女云集

但如果只是空有美貌,绝对不可能成为女性的榜样,唐瑛还多才多艺,有很强的个人魅力。

唐瑛的妹妹唐薇红回忆说,姐姐懂好几国语言,非常有才气,会演戏剧。她和陆小曼曾经在上海妇女界慰劳剧艺大会上,合作演出昆曲《拾画叫画》,一个扮杜丽娘,一个扮柳梦梅,真是声若黄鹂,翩若惊鸿,让人无法转移视线,立刻成为当时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

唐瑛和陆小曼

那时候上海来了外国总统,有什么重要的宴会,唐瑛总是要出席的,去表演钢琴和昆曲,非常风光,是许多女生崇拜的对象。

这样的美人,按说应该追求者甚众,拥有完美的爱情,幸福的婚姻。唐瑛容貌秀丽,性格活泼,身材苗条确实追求者很多,但她的爱情却并不顺利。

少女时期,唐瑛最值得一提的追求对象是宋子文——宋庆龄和宋美龄的弟弟,掌管金融大权,还帅气多金,上海滩最炙手可热的“钻石王老五”。

宋子文

但唐瑛的父亲不主张子女与政界的人交往,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一朝天子一朝臣,强烈反对他们的交往。而后来唐瑛的哥哥被错认为是宋子文刺杀,更是让这段关系蒙上了阴影。

没有任何文字记录可以表明,唐瑛是否心中曾有过宋子文,但是据说,她将宋子文写给她的信放在房间的抽屉里,时常翻看。

顺从父母的意见,唐瑛很快嫁给了宁波“小港李家”、沪上豪商李云书的公子李祖法。外人眼里的门当户对,金童玉女,婚后却并不幸福。

李祖法

李祖法个性内向安静,不喜欢妻子整日在外抛头露面,而且两人对儿子李明觉的教育方式也很不相同,李明觉从小喜欢画画,唐瑛就给儿子买来画笔,鼓励他多画,但李祖法务实踏实,觉得艺术是不靠谱的。最终两人因性格不合,和平分手。

真正聪明的女人,或许应该是这样的,不会因为丈夫的不喜欢,就一味否定自己,或者改变自己去迎合丈夫,最终变成一个失去自我的怨妇。她们明白,婚姻只有适不适合,不是自己不好。

离婚后的唐瑛并未一蹶不振,她有着自己的爱好和朋友,喜欢看戏、看电影,穿好看的衣服,吃各种美食,对生活充满热情。

唐瑛的第二任丈夫是中国留学生之父容闳的侄子容显麟,在别人看来,他颜值、家世都不算佳,但在唐瑛眼里,他个性活泼开朗,风趣幽默,骑马、跳舞无不精通,二人对生活的态度出奇一致,这不就是最适合自己的伴侣吗?

婚后,唐瑛随着丈夫先去香港,最后定居美国。

唐瑛第二次结婚后的生活,扪心而问,很多人未必能经营好。丈夫只是普通的保险经纪,除了和前夫的儿子李明觉,丈夫也还有四个小孩需要照顾。

但她从不抱怨。不论在家里,还是在外面,唐瑛都会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涂着口红,穿着高跟鞋,无时无刻保持着优雅。

周末,总是会抽出时间,带小孩去看戏、看电影、看画廊、听音乐会或是外出野餐。不去看演出的话,也会带孩子们去吃点心,吃汤面、煨面,还吃美国巧克力和汉堡。

唐瑛和儿子

李安在拍摄《色戒》的时候,曾经向唐瑛的妹妹唐薇红请教,关于那个年代的生活状态和礼仪,唐薇红谈起姐姐说,她从来都是面带微笑的,无论我什么时候见到她。

这也是我特别欣赏唐瑛的一点——从来不曾对生活有过抱怨。生活有苦有甜,怎么过都是一生,与其愁容满面,何不开开心心过呢。

唐瑛(右)和陆小曼

这样的母亲培养出的儿子也非常优秀。儿子李明觉从事艺术设计,后来成为了著名的华裔舞台设计大师,美国耶鲁大学终身教授,更被誉为“世界当代舞台设计之泰斗”和“美国舞台设计界的一代宗师”。

这或许是继承了唐瑛的艺术天赋,与唐瑛的教育也分不开。唐瑛从小就注意培养孩子对美的感受,看儿子喜欢画画,就给儿子买画笔,鼓励他画,还经常带他出入剧场、剧院,李明觉从小就有很好的美的熏陶。

唐瑛的儿子,设计大师李明觉

唐瑛的小妹妹唐薇红曾在书中写:“我大姐姐她爱玩,爱打扮,爱跳舞,爱朋友,爱社交,爱一切贵的、美的、奢侈的东西。这所有的爱好,到老都没有改变。”

晚年的唐瑛,住在儿子隔壁的单元,白天跟亲戚朋友打打牌,没事儿带孙子们去看戏、看电影,做点心,日子过得平顺快乐。

1986年,一代奇女子唐瑛在纽约的公寓里离世,平静安详。

晚年的唐瑛风采依旧

经常觉得,身边那些活得美丽优雅的女子,就像我们的航向灯,让我们知道原来可以这样看待生活,可以过日子。

我们普通人,或许没有唐瑛良好的出身,没有那样的美貌,但是可以学习她对待生活的态度,“不应该只是打扮成一个美人,更应该活成一个美人”,如此,每个普通人也能散发独特的魅力。

内容转自十点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