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汉剑在中国刀剑历史上占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其本身设计就体现着秦汉时期大气的风格,给人一种正气和霸气。中国剑历来讲究平直端正,在传统意识里,不但人要行止端正,连剑也要端端正正。汉剑身挺直,剑刃由两度弧曲而伸,入鞘则朴实无华,出鞘则锋芒毕露。汉剑可以说非常准确的代表了中国儒家文化的温良谦恭让和外圆内方的风格。而其中所蕴的“藏”与“显”都是这种精髓所在。

史料记载,汉剑在当时主要是用作权贵的象征,视为一种高贵装饰华美的工艺品,而在战场上,仍是一种不可少的武器。汉高祖刘邦起事,就是从剑斩白蛇开始,而其后汉代的皇帝无不佩剑。汉代的男子崇尚武力,男子成年后喜欢腰悬佩剑,奉为时尚。这一点连纯粹的太学文生也不例外。所谓“剑者,君子武备,所以防身”就是这个道理。在西汉,官吏们佩剑是一种义务,特殊的仪式或场面更是不可缺少。

汉代铁器中用块炼铁作材料的锻件,有许多已达到钢的标准,而且在战国晚期“块炼渗碳钢”的基础上更进了一步,到西汉中期已能用反复锻打的方法使之成为早期的“百炼钢”。满城汉墓出土的刘胜佩剑,便是这种正在形成的“百炼钢”工艺的早期产品。

汉剑的兴起是由于钢铁冶炼工艺提高后使剑的性能产生飞跃式发展,逐步替代青铜剑在战场上的作用。

心奕汉剑

一把经典的龙泉宝剑的制作,须经过28道工序,其中锻、淬、磨等工序最为重要,而锻又是制成一把好剑的关键。剑身采用不同含碳量的钢材,在熔炉中反复加热折叠锻打,每一次锻打,都需要时刻注意火候,稍不注意,则报废重来,而这时机恰好要靠铸剑师傅多年铸剑经验的积累方能准确拿捏。

心奕汉剑就是如此,剑身采用百炼花纹钢折叠锻打制作,通过用几种含碳量不同的钢材,不断的捶打钢材,不仅去除了钢材的杂质,还在表面形成了精美的花纹纹路,纹理清晰,细腻优美。同时,通过不断锻打之后制作出来的钢材,坚韧可砍断铁丝。

剑装采用纯铜雕刻,制作精细。剑首雕刻龙纹,威武霸气,同时,在剑身部位装具雕刻特色的铜钱纹,外圆内方的铜钱纹饰,有镇宅辟邪之意。

剑鞘采用精选的黑檀木制作,简单大气,黑檀们的材质细腻坚硬,其切面打磨后形成的包浆亮丽非常,似铜镜可鉴,又恰似缎子的表面,令人联想起美玉。越是使用长久的黑檀木,色泽越亮丽,同时手感也越舒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