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筹莫展的父子俩

“孩子,我知道你在记恨我,恨我没有钱为你换肾。可是,我已经尽力了。”

“爸,我不记恨你,就算我走了,这也是我自己的命(不好),我真的没有责怪你。”

这段对话并非是电影里的桥段,而是发生在贵医附院肾内科病房里。对话结束后,孩子静静地闭上眼睛,泪水顺着眼角流出,父亲却跑到病房外,嚎啕大哭。

原来,这位年轻小伙患上了尿毒症,为了救他,父亲四处奔波。面对高昂的医药费,父亲却束手无策。

突然昏倒 大学生患上尿毒症

今年刚满22岁的陆万侠,是贵州省建设职业学院建筑系大二学生。如果不出意外,两年后他就可以参加工作,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了。

2018年4月28日,陆万侠的双眼视力急剧下降,次日,他前往省医检查。检查结束后,陆万侠在附近找了一家旅社住下。

当天晚上,陆万侠上厕所时,眼睛再次一黑,“哐当”一下,直接昏倒在厕所里。由于当时没有同伴,陆万侠整整一个晚上躺在厕所里。

次日,他才慢慢苏醒过来。他再次前往省医,在排队等检查结果时,由于病情严重,他又昏倒在医院大厅里。

医院保安赶紧抱着他冲向抢救室。被送进重症监护室4天后,陆万侠才被抢救过来。

当他醒过来后,一项冷冰冰的诊断结果(尿毒症)让他差点再次昏厥。

父亲带着他辗转多家医院救治

得知这个消息后,常年在外打工的父亲陆明海赶紧回家带着儿子四处治病。

“我们去了广西、重庆,都没治好。”今年52岁的陆明海看上去特别憔悴,就像60多岁的老人,白发特别扎眼。

陆明海是黔西南州望谟县大观乡上伏开村村民,陆万侠是他大儿子,家里还有一个10岁的小儿子和8岁大的小女儿,妻子现在在家照顾小的。

听说广西一家医院好,他将家里所有的积蓄都带上,带着大儿子去治疗。病情稍稳定后,他们才返回老家。没想到,回来没多久,儿子的病再次复发。随后他又带着儿子去重庆治疗,结果如出一辙,儿子的病情反反复复。

“后来我才知道,儿子得换肾才能活命。”陆明海一直不敢相信,儿子年纪轻轻的双肾咋就坏死了呢?

父子的对话 整个病房的人都流泪

为救儿子,陆明海四处筹钱,可是,筹到的八九万元对于这个病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广西有合适的肾源,但我没钱。”陆明海说,这半年时间,他已经花了15万给孩子治病了,再也筹不到钱给他换肾了。两个肾的价格在70多万,还不包括手术费用,对于像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根本无法承担。

“他恨我。”陆明海说,儿子最近心情不好,他心里也清楚,儿子恨他没钱为他换肾。其实,他比儿子更难过,他不愿看着年仅22岁的儿子年纪轻轻就走了。

“要是有钱该多好,就可以救儿子了。”陆明海看着儿子静静地躺在床上,眼眶红红的。

陆万侠慢慢睁开眼睛。“爸,我不恨你,就算我走了,那也是我自己的命(不好),我不怪你。”

听儿子这么一说,陆明海更是内疚与自责,眼泪一下夺眶而出。此时,整个病房的病友都围了过来,大家都没有说话,轻轻擦去眼角的泪水。

记者离开时注意到,陆万侠慢慢睁开眼睛,眼神里满是对生命的渴望,他说:“世界这么美好,我不想离去!”

如果你想帮助这位患尿毒症的大二学生,请联系患者的父亲陆明海,电话:13628598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