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马拉喀什开车去索维拉大约2小时的路程。天气不太好,一路阴沉下着小雨。

路途中停下来休息,点了一杯薄荷茶在小院子里坐下来,院子里种满了月季?还是玫瑰?傻傻分不清。

正在昏昏欲睡的时候,vovo叫醒了我,原来路边一棵树上站满羊,羊上树了?那猪上树还久么?开个玩笑,其实羊上树在摩洛哥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因为周边没有太多草可以吃的原因,羊需要爬上去吃上面的叶子,这个树是100多年才结果的阿甘树(产阿甘油的树),想想羊吃这么健康的树叶肉一定很美味吧?哈哈,吃货上线了。

tips:拍照是要收费的,我们是20迪拉姆一次,注意是一次,不是一台相机,一个人,大家要询问清楚再拍,以免不必要的误会。

路过一家卖摩洛哥阿甘油的地方,有专门的人讲解阿甘油的制作方法,阿甘油又称坚果油,它由生长于摩洛哥的阿甘树上的坚果榨取而成,摩洛哥人世世代代都在使用着。因为它独特的化学成份,对于皮肤和头发有着很好的护理作用,所以备受国际关注,它已经在世界范围内被公认为”液体黄金”并成为一种可靠的纯天然护肤品。

关于索维拉

在小雨中抵达了索维拉,同行给我拍照的摄影师朋友vovo在摩洛哥定居了两年,他说摩洛哥最喜欢的地方就是索维拉,不知道这样的评价会带着怎么样的“私心”,我望着下雨的索维拉麦地那老城发愁,vovo说没关系,下雨天也许会有别的惊喜,好吧,那就期待一下。

索维拉又叫风城,这里常年被大西洋刮来的风光顾着,如果说马拉喀什是一座红色的城市,那么索维拉可以定义蓝白色,当然不是圣托里尼的蓝白调,蓝色的渔船和白色城市建筑,这种蓝白调是接底气的调调,与生计有关。谁能知道这座城市在1960年的时候因为地震成了一片废墟,如今的索维拉算不上太新,地震后重新规划的老城处处还留着过去的痕迹,特别是阴雨中的麦地那(老城)变成沧桑而厚重,雨下的有点大,躲进旁边的餐厅避雨,这个季节的游客少了很多,我正望着外面的大雨出神,

“你好,是中国人?”突然后面传来一句不标准的中文,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白人大叔,

“您会中文?”

大叔说:一点点,hahaha“

大叔叫 Aaron,从法国来,两年前和妻子来这里旅行便喜欢上了索维拉,买下了这个家餐厅经营着。对他们来说,索维拉这里有低廉的物价,善良淳朴的当地人,柔软的沙滩以及和过往不一样的生活体验,虽然收入不及法国多,但是足够生活而且快活,每天穿行在麦地那老城的生活就像每天有什么惊喜在等待着他一样,他笑着说。对于索维拉而言,这里文化的融合并没有过多的改变生活方式,可能正在悄悄变化的就是大西洋岸正在新建的酒店,影响他们的更多的是被悄悄抬高的物价,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索维拉的西方游客络绎不绝,他们把这里称之为乌托邦世界,七十年代嬉皮士们的涌入让这里带着逃离的梦想而躲避着,也让众多的西方甚至东方面孔定居在此。

羡慕那些有勇气离乡而寻找精神世界安稳的人,我曾经也为梦想去四处旅行几个月不回家,我妈说我是野马,也不知我为何乐此不疲的奔波在外,年岁渐长,虽然对世界依然充满期待,却无法再长久的远行了。

雨中的老城地上都是积水,路人小心翼翼,我也小心翼翼踏足而行,来往行人不多,显得麦地那更加的冷清。

索维拉的建筑具有典型的古罗马城市建筑风格,呈长方形。半圆形的拱门、厚实的砖墙、精细的浮雕,向游客们展示着这座城市的多元文化。

路边小店开着门,买卖者却极少,vovo说你买件长袍去沙漠拍照吧,我说行啊,一番讨价还价后用200迪拉姆的价格买了一件红色的长款Djellaba(吉拉巴),这也是摩洛哥街上最常出现的一种服饰,男女都可以,特点是尖角形的帽子。而女性平时不带帽子,袍子穿起来超级保暖,想必当时创造这件衣服的人大概也考虑到了保暖的作用。麦地那有很多Djellaba的成衣店,还可以定做。

整个摩洛哥旅行,会看到麦地那经常有这种售卖包包的店,忍不住又买了一个包,为了搭配绿色的外套,女人啊,真是包治百病,管他贵的还是便宜的。

我们顺着老城的大路往渔港方向走,这是我们今天重要的目的地之一。索维拉被认为是摩洛哥海岸的最佳停泊处之一,在公元前5世纪,迦太基航海家来到这里并建立了一个贸易点。

走进索维拉渔港,天空中飞着成千上万只海鸥,这大概是我见过最多只 海鸥的地方,渔民正在清理沙丁鱼,丢弃的沙丁鱼吸引着海鸥觅食,猫神情严肃的时刻准备着扑向渔民手中随时要丢弃的鱼。

想看你整个索维拉麦地那最好的地方是去买票登高在港口的城堡和炮塔观看。远远望去雨中大西洋的雾气弥漫着整个城,大风中的海水肆意的扑打着城市边缘,成群的海鸥飞过头顶再飞了回来,乌云密布的天空变得低垂而压抑,这样的场景像要拍摄一部史诗级大片的前奏,哦,对了《权利的游戏》就在这里取景呢。

不远处,可以看到密密麻麻蓝色的船只停靠在港湾里,人群在船只中间穿行忙碌着,下午2点多的鱼市显的清闲了一些,下了城堡,我想去鱼市里探个究竟。

这里的渔民从小就跟着爷爷爸爸出海捕鱼,对他们来说,渔船和捕鱼技术是赖以生存的条件和技能,每天凌晨出发去捕鱼,这片海域和海湾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唯一新鲜的大概就是我们这些来自全球里不同肤色不用语言的游客吧。

要吃 生蚝吗?5迪拉姆一个,很新鲜。眼前这个有些帅气的男生用英语对我说。

我说好啊

男生熟练的帮我撬开一个生蚝,撒上柠檬,我拿过生活,一口吞下这个带着丝丝甜味和大海的腥味的生蚝,美味无比,为什么会喜欢摩洛哥?!很多时候有关于一种味道,一个眼神或者一句话。

中午在一家临海的餐厅用餐,以海鲜为主,坐在旁边的老夫妇走过来聊天,他说他们从法国过来,在摩洛哥已经呆了5个月了,很喜欢摩洛哥,“五个月....“叔叔阿姨好厉害,不同的国情让不同国家的老人有了天囊之别的生活状态,没有好坏之评,在于“得到”。

对比老人家旅行,感觉他们正在品尝精致的法餐,而我可能正在狼吞虎咽的吃一碗方便面,哈哈哈

时间不早,用完午餐就要赶回马拉喀什,匆忙中带着些小遗憾,希望以后有机会再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