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我己年满60周岁。但是为了当年的全运会,我又分别参加了团体赛和个人赛。在团体赛中我们队发挥较好,取得了业军,但是在个人赛中。我却明显感到体力不济,看来人不服老是不行的个人赛网来不久。我就办理了退休手续。并把棋院院长的帅印交给了赵国荣。

由于赵国荣有比赛在身,所以很难抽出时间抓《北方棋艺》的工作。于是《北方棋艺》编辑部又与我签了三年合同。返聘我担任主编。我一琢磨,反正自己退休后也没什么事,身体也不错.何况几十年的棋就这么扔了.怪可惜的,便答应了下来。

当时,《北方棋艺》己从棋院分离出来。采用集体承包,自负盈亏的经营方式,虽说销量不错,基本维持在三万份左右,但我仍然觉得风险较大。于是便决定对外开设象棋函授班.这样既能创收,又能推广棋艺。

由于那时国内的象樵氛围还比较好.有许多想要进修的棋迷,所以我们一下开办了初中高三个学习班。初级班由栾晓蜂主讲,中级班是孙志伟,高级班由李中健和我担任主讲,我还特意为学习班编写了教材。令人欣喜的是,这些教材很受欢迎,除了学员购买外,还成为许多象棋爱好者手中的抢手货,所以我们印制的两千多本教材很快便销售一空二最近我有一本新书将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该书的内容很多都是选自当年学习班的教材,当然对其中许多现在已不适用的套路也都相应做了改进。

虽说当时(北方棋艺》已从棋院独立承包出来.但编辑部仍在棋院.所以我有空的时候经常会到棋院去看看,偶尔还会与一些年轻棋手一下些指导棋一退休以后,我开始还很为黑龙江队担心,因为人员匾乏一直是困扰棋队发展的难题不过这种担心现在看来倒是有些多余,因为男队新调来的聂铁文,虽说年纪尚小,但总算填补了空缺.女队随着张晓霞和张梅的退役。王琳娜和郭莉萍均已能当大任了。这一点从1994年和1995年的全国赛上就可以看出来

1994年团体赛于5月在河北省石家庄市举行.共有40支男队参赛。女队也增加到了23支黑龙江男女队的成绩都比较令人满意,男子获得第五名,并于次年重新打入前三,而女队也取得了1994年亚军的好成绩随后在湖南郴州进行的个人赛上.赵国荣被寄予厚望,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业余棋手出身的吉林象棋大师陶汉明后来居上,最终获得冠军,爆出了当年个人赛最大的冷门,而赵国荣最后只获得第六名。不过几员女将的表现却很值得称道,郭莉萍和王琳娜分别获得第四名和第六名,同时王琳娜还被晋升为国家大师。

比赛结束后,赵国荣对这个第六名颇为不满意.看他的劲头。我感觉到在1995年的个人赛上甲他还会有所突破。于是便决定随军出征,为爱徒助威。

1995年个人赛在江苏吴县市的国防园里举行,令人愈想不到的是.第二轮赵国荣即遭败绩。当时他的对手是许银川。中局的时候.小许将赵国荣的边马团团围住.并由此确立多子之优.虽然赵国荣后来剿灭了对手小兵,但败局己难以挽回。

第二轮即遭败绩。我原本以为会对赵国荣产生较大的影响。可他并没有惊慌.在以后的几轮中反而愈下愈稳,愈战愈勇,尤其是在第七轮与吕钦一役中.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稳健,这盘棋令我十分难忘,开局伊始.赵国荣即主动兑去双车,利用自己子力位置的优势步步紧逼。着法细腻异常,充分显示出南北相济的风格毫不夸张地说.我是下不出这样的棋的.而赵国荣却能走出来,足以证明他的水平已完全超越了我,我感到很欣慰!(现将这盘棋附于文后,请各位读者同欣赏)

战胜吕钦以后,赵国荣通往冠军的道路己变得十分平坦,最终凭借小分的优势第三次登上了全画冠军的宝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