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镇人欢腾和骚乱的心通过多年的沉积,对此刻的幽静早已漠然处之

陈旧背是湖北猇亭的一座古镇,已有1000多年前史,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只要水路外通。山川地势的组织,注定了陈旧背以水码头开埠立世的出路。陈旧背说来有五个码头。最早的是庙河码头。那时的猇亭,叫兴善坊。兴善坊渡,指的便是古镇庙河的古渡了。

清嘉庆八年,从安徽迁来的汪氏族员,在陈旧背下正街聚资开办了“汪泰丰”商行。开业后商号顺风流水,购销两旺。精明的汪氏在织布街临江建花纱布货运码头,这是民营商业在猇亭建的最早的商贸码头。“汪泰丰”打造木船,运销商行货品至荆沙、武汉、苏杭一带。陈旧背驾船、挑脚的人们,也聚集在杨柳河。这些人由外地漂泊休息于此,做起了下力的营生。逐渐地势成了船帮、力行。

1915年,沙市“合利贞”“亨记”轮船公司拓荒宜昌航线,在陈旧背设客(货)运码头,随船代运陈旧背港进出的土特产及日子急需的日用百货。这时的陈旧背,因纺织业的引进,催生了百业繁兴。古镇织布街应运而生,家家纺纱,户户织布。古镇成为方圆数百里的商贸货品集散中心。每当日暮,一队队马匹、挑夫,驮着或挑着各类山货特产、棉花土纱,成群结队地从下街尾摇摇晃晃地走进老街。马帮铃响,把陈旧的商镇搅得骚乱不安、人声鼎沸。

这是古镇商贸业的黄金时期。古镇的三条半街,码头帆柱树立,栈房骡马嘶鸣。在1934年《湖北县政概略》“宜都县”中所述:宜都江北商贸最著者,首推陈旧背……1940年,日寇侵入猇亭,致使陈旧背航运中止。1943年6月,日寇在新正街码头制作了“陈旧背惨案”,杀戮同乡122人,伤残120人,给古镇留下了深深的伤痛。

我醒事的时分已是1960年了。本来的“汪泰丰”码头已收归长江航运公司。每天清晨,“沙宜班”客轮的汽笛还未鸣响,古镇转移站工人就骄傲地走上客运码头趸船,扛起一百多斤重的大货包,爬上堤岸。

夏收往后,大道上来来去去的都是牛拉的板车。麻袋里装着大麦小麦。汪家巷旁的粮食库房前,排起了长队,一向排到了古镇堤防的内堤上。处处都是卖粮的人。到了秋后,这样的热烈又会重复。这次上台的是棉花。手推车上鼓鼓囊囊的花包胀大欲破,在路上彼此拥堵,使不宽的大道变得更窄了。这时陈旧背的三个码头,每天太忙了。码头上常常停靠着南来北往的木船,运来了百货、煤炭、石灰、水泥、砂石;运走的是粮食、布疋、棉花、生猪……

1977年冬季,川汉天然气管道公路改道陈旧背,在古镇老街由轿车轮渡过江。这一天,只见一辆赤色班车鸣着喇叭驶进古镇。古镇欢腾起来,等候多时的陈旧背人,蜂拥着挤上客车。从此,由长阳发来的远程班车途经猇亭,经云池的纱帽山抵达枝江、当阳、沙市、武汉等地;而全国各地的卡车经猇亭轮渡过江,远达恩施、四川、云贵等地。

从此以后,陈旧背轮渡码头热烈非凡。南来北往的轿车,在江边推动涌出。沿路的老街,饭馆,旅社、商铺顺次打开。卤蛋、花生、瓜子、糖葫芦的香味在小贩双手的招摇下飘得老远。

当日历飞快地翻到21世纪,快捷的陆路交通垂手可得地替代水路运输。长航的“沙宜班”停了,陈旧背的汽渡也停了。老街,只剩下了渡江的客运码头,其他码头逐渐被苍苔掩盖。古镇人在惊诧和高兴中度过了许多年,欢腾和骚乱的心境通过多年的沉积,对此早已习以为常处之漠然。前史的前进总会留下一些惋惜。

现在的猇亭,三峡机场位于其间,318国道横贯东西,高速公路擦肩而过。楚之西塞虎牙江关,早已“一桥飞架南北,通途变通途”。

停步老街江边,脑际遽然冒出李白“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的闻名诗句。当年李白泛舟飘然过猇亭,感叹轻舟顺流直下飞快神速。想不到往事越千年,猇亭人现在外出愈加方便快捷。当展翅的银燕划破三峡机场的上空,飞往北京、上海、广州时,来往上万里,只在弹指飞灰之间,顿使李白千古绝唱,已成往日云烟。

跟着日子功用区的内移,陈旧背码头萧瑟了,但老街的人们并不甘寂寞。他们每天成群结队地坐在明清古居的屋檐下,细细品着幽香浓郁的绿茶,讲述着古镇水码头曩昔的黄金岁月,咀嚼着那挥之不去的连绵乡愁……

声明: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