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合共生——临漳邺城佛造像展”今天上午在我国国家博物馆开幕,展期2个月。本次陈设展现造像首要出自2012年河北临漳北吴庄佛造像埋藏坑,为我国释教考古重要发现之一。经过16天的抢救性开掘,该埋藏坑出土文物2985件(块),年代跨过北魏、东魏、北齐、隋和唐代,大部分是东魏、北齐时期造像。邺城考古队经过多年的收拾、拼合,完成了200余件造像的修正作业,此次展览是这批佛造像修正、维护作业的阶段性效果展现,也是邺城遗址考古的初次系统性展现。

据悉,三国曹魏时筑邺北城为王都,十六国时期的后赵、冉魏、前燕先后定都于此,北朝晚期的东魏和北齐在北城南侧新建邺南城。自公元3世纪起,邺城一度成为北方政治、经济、文明中心,前后长达370余年。

此次展览由我国国家博物馆与我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北省文物研究所一起主办,亦是继“江口沉银”“礼出东方”“汉世雄风”等展览之后 ,我国国家博物馆又一个携手当地文博单位一起举行的考古系列展。

展览现场“和合共生——临漳邺城佛造像展”选取了171件展品,其间佛造像精品131件,分为邺城概貌、玉石梵像、邺都款式和佛韵至美四个部分,从造像环境、造像本体特征、地域年代风格及造像艺术来展现佛造像的前史与艺术价值。

邺城遗址考古开掘现场

邺城遗址考古开掘现场

邺城遗址考古开掘现场

邺城遗址坐落河北省邯郸市临漳县西南约20公里处,首要由南、北毗邻的邺北城和邺南城组成。东魏北齐时期,随同国都境域的扩展,邺南城外围还构成了阔达100平方公里的外郭区。这儿西凭太行,傍临漳水,地处晋冀鲁豫四省接壤,是华北平原贯穿南北、联接东西的交通要冲,具有优胜的地理位置。史载春秋时期齐桓公在此筑城,始称为邺。三国曹魏时筑邺北城为王都,十六国时期的后赵、冉魏、前燕先后定都于此,北朝晚期的东魏和北齐在北城南侧新建邺南城。自公元3世纪起,邺城一度成为北方政治、经济、文明中心,前后长达370余年。

展览现场

“邺城概貌”这一部分经过“陶砖”、“瓦当”及城市示意图,展现邺城丰盛的前史见识,以及其在我国古代国都规划史上的重要位置。经过“石函”及邺城释教遗址示意图,勾勒出邺城曾为北方区域的释教中心的前史位置,这为佛像雕造发明了条件。北魏的“双龛形石碑”、北齐的“坐佛五尊像”、北齐的“弟子立像”等展品引领观众开端了解北吴庄佛像造像埋藏坑出土佛造像的经典形制。而中心展柜雕琢精美的“坐佛五尊像”,则是邺城佛造像的代表作,龙树背屏及背屏上的“思惟菩萨坐像”具有典型的年代和地域特征。

坐佛五尊像

展览现场

榜首单元“玉石梵像”这一部分从造像质料和造像题记两个方面介绍邺城佛造像,论述邺城佛造像风格构成的原因及地域特征。

邺城佛造像有白石和青石两种质料,风格各具特征。白石是邺城区域出土造像运用较多的质料,造像题记中有“玉像”“白玉像”等铭文,多指白石制造的佛像。白石的石质细腻,便于雕琢者发挥才艺。北齐的“弥勒七尊像”和“菩萨坐像”等均是利用了白色大理石温润皎白、质地柔软的特征,运用熟练的镂空雕琢技能,是邺城释教造像的巅峰之作。邺城区域的青石造像较少,青石质地均匀、硬度适中,以高浮雕与圆雕佛像为多。北齐的“弟子立像”“菩萨三尊像”的雕琢风格显着有别于白石造像,突出了造像服饰线条的改变。

弥勒七尊像

菩萨坐像

弟子立像

弟子立像

造像题记具有丰厚的前史文明价值,为了记载奉佛之积德行善,造像者往往会镌刻简繁纷歧的文字。题记字数多者,涉及到供奉者、供奉目标、供奉时刻以及对现世和未来的夸姣祝福,有的还会记载对释教教义的了解,论述释教视角下的世界观、生死观。题记字数少者,仅记载下供奉者名字及祝福安全之语。造像题记反映了其时的社会思想倾向,从一个旁边面反映了我国传统观念与释教文明的融合进程。北齐“普弁造弥勒像底座”“昙晖造阿弥陀像底座” 等不只记载的造像时刻、造像者、造像称号等,还有为皇帝、国家、爸爸妈妈、师僧等的祈愿之辞,体现了那个年代人们的家国情怀。东魏武定五年(547年)“弄女造弥勒像”题记内容丰厚,雕琢精密,颜色保存杰出,背屏反面浅雕有“白马吻别”场景,也是邺城佛造像极具特征的画面。

弄女等造弥勒像

第二单元为“邺都款式”,这一部分经过对北魏至北齐时期造像类型与体裁的整理,展现邺城区域佛造像年代联接有序、造像地域特征明显的特征。随同着释教的本土化,邺城佛造像艺术因政治、文明、社会习俗等要素的影响而呈现出不同的风格改变。我国释教造像的“褒衣博带”“秀骨清像”“曹衣出水”等代表性特征在这儿都有呈现,并呈现了具有典型地域特征的“龙树背屏”造像,展现出多元文明融合下的邺城释教造像艺术魅力。

立佛七尊像

“梵像新颜”首要体现了公元494年前后邺城区域佛造像的类型与特征,北魏“谭副造释迦牟尼像”体现了前期北方佛造像的雄健之风。北魏永平三年(510年)“张雄造观世音像”、北魏“立佛三尊像”呈现了北魏时期“秀骨清像”与“褒衣博带”的年代风格,展现出佛像我国化的明显特征。

王元景造弥勒像

法敬造菩萨像

“洒脱之韵”以展现东魏时期的造像为主,作为从北魏到北齐的过渡时期,在不到二十年的时刻里,造像风格和造像内容都呈现了新的改变。东魏武定四年(546年)“王元景造弥勒像”中佛像脸庞已渐趋圆润,造像反面呈现了“白马吻别”的场景。思惟菩萨作为主尊开端呈现,增添了新内容。东魏“思惟菩萨像”半跏趺坐于圆形台座上,背屏上雕琢飞天与倒龙,两边树干上有盘龙环绕,成为“龙树背屏”的前期款式。“龙树背屏”首要展现北齐时期造像,造像背屏为两株相交的菩提树构成,是邺城佛造像共同的体裁,在我国古代佛造像艺术史上别出心裁。龙树背屏的方式首要呈现在邺城及周边区域,有的半圆形背屏上简略勾勒出树叶形状,有的则选用镂空雕琢而成,两株交互环绕的菩提树树冠层叠镂空,上面还装修有龙、塔、飞天、璎珞等。这些造像首要制造于北齐时期,雕琢技法纯熟,高明的技艺令人惊叹。此类造像有“坐佛五尊像”“坐佛七尊像” “康□珎造双释迦像” “弥勒五尊像” “双思惟菩萨像”“思惟五尊像” 等,工艺精深,类型多样,不少还有保存杰出的彩绘和贴金。

坐佛七尊像

思惟五尊像

第三单元为“佛韵至美”。这一部分突出体现了在我国审美影响下,邺城佛造像包含的艺术价值。我国古代佛像重视对造像形神之美的描写,经过对佛像身形的刻画,显现其脱俗洒脱的面貌,经过对佛像面庞的刻画,传达观察道理的才智精力。作为十六国北朝时期北方政权的中心,邺城集中了很多能工巧匠,在承继传统雕琢技艺的基础上,因材施雕,赋予造像不同的神韵。北齐的“坐佛五尊像” 不只有精雕细琢、极具地域面貌的透雕龙树背屏,还将流通的石雕线条与彩绘贴金的装修融为一体,让造像更具艺术魅力。圆雕 “佛头像”“弥勒菩萨头像”“佛坐像”“佛立像”“弟子立像”等,展现了工匠们的神技,尽显石雕之美,达到了我国古代释教造像艺术的顶峰。北齐的“覆钵塔”更是稀少难得的造像精品,造型较为完好,通体彩绘贴金,雕琢内容丰厚。

弥勒菩萨头像

佛坐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