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温柔,贺州天气,花间

苏轼一生起起落落,早年多豪气,但中年历何诗标坎坷,晚年伤沦落。但他的朋友圈并没有因他的起伏人生而受到影响,他是自欧阳修之后的一代文坛舵主,身边四学士六君子。他还说过,自己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儿,可以说人见人爱,那么他倒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为什满舒克和苏西利分手么让人们这么着迷?我想这除了他的才华横溢之外,那就是被他的人格魅力所吸引,而在他的人格魅力之中,除了他有着一颗对生活的那份从容与达观之外,还有就普格县泥石流是对人人友善的心和博大的爱,以及那份真性情。今天我们就来欣赏他的词和那份真性情吧。

京口

《菩萨蛮•玉笙不受朱唇暖》

玉笙不受朱唇暖。离声凄咽胸填满。遗恨几千秋。恩留人不留。

他年京国酒。泫泪攀枯柳。莫唱短因缘。长安远领导夫人似天。

这是一首典型的送别词。写的是苏轼与杨绘京口送别的离情别绪,表达的是两人之间的深厚情谊。那么我们该如何欣赏呢?我习惯从写作背景、诗文大意、章法诗眼、天天向上20081205化典修辞、意境深化五个方面来分南宫萧空析。

写作背景

1071年,苏轼到杭州做通判。在离开京城时,朋友兼同乡杨元素曾为其送行。三年之后1074年七月,杨元素也到了杭州,做太守,成了苏轼的上司。同年十月,苏轼转任密州去做太守,而杨元素则被召回朝廷。都要走了,两人同行一直到京口才分手,就在分手之时,苏轼作此词相送。其实,当时还做了一首,那就是那首《醉落魄》

分携如昨。人生到处萍飘泊。偶然相聚还离索。多病多愁,须信从来错。

尊前一笑休辞却。天涯同是伤沦落。故山犹负平生约。西望峨嵋,长羡归飞洪金界鹤。

诗文大意

玉笙不受朱唇暖

玉笙指饰玉的笙或笙的吹奏声。宋代晏几道说:"玉笙声里鸾空怨,罗幕香中燕未还。"五代李璟更有名句"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而苏轼在这里或许受到了他的影响,化用了他的玉笙寒。受就是排斥的意思。朱唇指红色的口唇。吴宓周莹 形容貌美。 三国时期的曹植说:“动朱脣,发清商。” 而柳永则有:“娇多爱把齐紈扇,和笑掩朱脣。”在这里指的是吹笙的佳人。既然朱唇暖不了玉笙,那可不就是寒吗?于是一语化用,氛围顿出。

离jux422声凄咽胸填满

别离的声音, 前蜀韦庄词云:“芳草灞陵春岸,柳烟深,满楼弦管。一小温柔,贺州天气,花间曲离声肠寸断。”胸填满就是填膺:充塞于胸中。唐代徐夤写“闲补亡书见废兴,偶然前古也填膺”那是历史兴亡感慨于心,而这句则指因友人的离开胸而充满了离愁别绪。

京口

遗恨几千秋。恩留人不留。

遗恨指未尽的心愿,未完成的理想,遗憾。千秋,岁月久远之意。杜甫说,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恩,早见于甲骨文,其本义是好处,即《说文解字》所谓的“惠也”,引申指情义、厚待、感谢等。

当然这里指的是两个人之间的友情,他曾在《定风波 送元素》中说过类似的话,休道,怎生留得许多情。总之,这两句的意思是我们情深意重却阻挡不住你去的行程这是多么令人遗憾的一件事呀。这里用倒装的手法德古拉元年2不拍了来强调那种离别苦情义深深。

他年京国酒。

他年有以前以后两种意思。前者有唐韩愈的《祭虞部张员外文》:“他年诸人,莫有能比。”后者有唐杜牧 的《寄题甘露寺北轩》诗:“他年会著荷衣去,不向山僧道姓名。”京国指国都。唐牟融《赠韩翃》诗云“京国久知名,江河近识荆。”这里有一个典故,在《晋书》有,桓温云,京口酒可饮,兵可用。而京口就是宋朝的润州。因为京口为三国吴都城,故称京国酒。很早以前这里就盛产京国酒,时光悠悠,如今润州,已不是往日的京口,可是那酒依然醇香。

泫泪攀枯柳。

这里又有一个典故,也是出自《晋书》,温自江陵北伐,行经金城,见少为琅琊时所种柳,皆以十围,慨然曰“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攀折执条言汐霍念晟,泫然流涕。这句和上一句是一样的意思,时香港为什么怀念港英光悠悠,昔日种下的柳树已经长高长大,而自己也已然不是当初的自己,一种物是而人非的感觉流露笔端。

岁月无情,城已非城,树已非树,而我们人呢?又当怎样?而人与人之间的友情又能经得住考验吗?接下来他说

莫唱短因缘,

这又有一个典故。出自《太平广记》,鲍生者,有妾二人。遇外弟韦生有良马,鲍出妾为酒,劝韦,韦请以马换妾。鲍许以抱胡琴者,仍命歌以送韦酒。既而妾又歌以送鲍酒。歌曰“风飐荷珠难暂圆,多生信有短因缘。西楼今夜三更月,还照离人泣断弦。”

这里莫唱,是在说两人的情义深厚,友谊地久天长。

苏轼

长安远似天,

这又是一个典故,出自《晋书》,故事大意,在晋明帝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元帝贪狼的侵占就问他,太阳远还是长安远呢?他就说,长安近,因为从来没有听说过从日那边来。后来元帝宴群臣,又问他,他就又说,日近,那又是为什么呢?他说,举目则见日,不见长安。后来,苏轼写了一首《江神子 孤山竹阁送述古》其中一句就是,漫道帝城天样远,天易见,见君难。而在这里所说的,长安远似天,也是同样的意蕴,说明此一分别,再见如长安难。那种离别之情,充溢在胸。

章法诗眼

章法,就是说的诗词的布局谋篇,篇章结构。一般来说遵循起承转合的法度布局。在这首词中,以玉笙起笔,引出离声凄咽,再接下来写出给人的感受:千年的遗恨。这是上片。下片过句转到杯中酒,又由京国酒说到佳人歌,最后以长安似天远,寄托对友人别后的思念,结束全篇。

全词总起来看,写到了玉笙、离声、京国酒、攀枯柳,佳人歌,写出了离别的意境。其中有一条线索,那就是离别的字。笙为离别而吹,酒为离别而饮,柳为离别而攀,歌为离别而感。所以说,诺卡罗什离就是整首词的词眼。演绎出了一曲哀婉的离别之曲,殷殷友情的赞歌。

化典修辞

化典就是在诗词写作中灵活引用历史上的一些典故词语,以拓展诗文意蕴和深度的方法。林语堂在《苏东坡传》中说,用著名的词语与典故而不明言其来源出处,饱学之士读来,便有高雅不凡之乐。这是一种癖好相投者的共用语言。读者对作者之能写此等文章,心怀敬佩,自己读之而能了解,亦因此沾沾自喜。这说的就是用典。苏轼在这方面就得心应手。比如在这一篇中,他在上片化用了李璟的诗句,而在下片的四句中,一句一典,贴切到位,意蕴深远。有一句话说,化典无形。苏轼做到了。

再说修辞。通感又叫移觉,就是用形象的语言使感觉转移,在感觉视觉听觉间转换。如上片,离声本来是听觉,却说填满,这不是感觉吗?新奇之中有形象生动之感。后面两句,又用到了倒装,什么遗恨几千年呢,原来是后面的恩留人不留。遗恨几千秋,那自然是夸张。

意境深化

意境是作品达到的艺术境界,领悟意境可以使人得到美的享受。

在送别诗词中,大抵有离别之景,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方留恋处,兰舟催发,那是写别情的千古名篇,其中情景交融教你三招倒车入位的旷世绝学,蕴藉深沉,将情人惜别时的真情实感表达得缠绵悱恻,凄婉动人,只不过那首是写给情人的,而这首是写给朋友的。一样的有景,有一样的情景交融,婉约动人。那寒雨寒蝉长亭晚,兰舟催发,而这里玉笙凄咽他国酒,泪攀枯柳。都是典型的离别情境,又是在秋季,于是离别伤情就更加浓了。我记得李璟就说写过两句名句,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那玉笙寒,不就是这里的玉笙不受朱唇暖吗?那月光之下的小楼中整夜回荡着凄清的玉笙声,令人不胜惆怅。而这里也是离声切切让人心情沉重。这就是典型的离别智悲研讨论坛金屋藏帅之悲呀。一曲离笙,唱不尽许多愁呀。这里化用词句恋乳癖,更增加了那种伤感以及与友人的不舍之情。

柳永

流年已逝,唯京酒留香,柳树荣枯,则人又何堪?在这里,苏轼想到了岁月的无情,与对人生的思索,对情谊的感慨?这把这首词又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随着岁月的无情的流走,树木有荣有枯,人也会慢慢变老,但是醇酒依然流芳,山河永世长在,我们又当怎样呢?或许我们只有珍惜当前拥有的生活,拥有的朋友,才是最要紧的。

没有对诗词的真正领悟就不可能有真正的鉴赏便便洞先生,我们愿与大家一起品读诗词,领悟苏东坡诗词的魅力,寻找前进的方向。好了,关于《菩萨蛮 感旧》我们就解读到这里,欢迎大家关注我们,发现历史,谢谢大家,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