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悍将悲歌:被困登州遵王求急救,直捣燕京老翁献奇谋

【本文由永宣论史原创,禁止转载】

1867年,遵王赖文光率东路太平军误入山东登州和莱州地区。为什么说误入呢?因为李鸿章故意放水让他们奔去的。原来李鸿章早就看到了登州和莱州意义。只要太平军进入那片地区,清军就可以在西岸沿着运河建立堡垒而围堵。那真是一个天然的围剿之地。

果然,多谋善战的赖文光陷在那里后,再也突不出来了,从此开启了败亡之路。但是当时希望还是有的,因为西路太平军在陕西一带还很强盛,可以策应和回援。

当赖文光向西路军求援时,梁王张宗禹带领西路军刚刚打下了绥德州(今陕西省榆林市绥德县)。张宗禹虽然有心救援,但是没有把握。因为从陕西出来,再向东去救山东,遥遥数千里,中间还要闯过清军的重重关卡,那是谈何容易。也许他们还被堵在救援的路上而山东太平军就已经覆灭了。另外,就算是到了山东,已是疲惫之师,而清军以逸待劳,这也很难战胜之。

就在张宗禹必须救但苦于没有好方略的时候,绥德州的一个老翁说愿意献上一计。张宗禹立刻叫人把老翁接来,虚心求教。老翁于是说出他的计谋和策略。他建议太平军弃山东而不顾,不去钻清军准备的口袋和深坑,而是借道山西,出河南,然后直捣北京。因为北方的清军主力这时候都集结在山东对付赖文光部太平军,北京极度空虚。此机避实就虚,深合兵法之奇诡,真奇兵也!张宗禹听罢深为叹服,心中的疑虑和茫然顿时烟消云散。

兵贵神速!张宗禹不愧是沙场宿将,立刻率军开拔,直指清军都城北京。时为1867年冬月。

1868年正月,救援太平军到达直隶(今河北省),从鸡泽、平乡挺进定州,逼易州(今河北易县),军锋直指北京。果不其然,清廷吓蒙了,瞬间乱成一锅粥,立刻命令左宗棠、李鸿章、都兴阿分别为三路钦差大臣,要他们停下手中的围剿,先带兵救北京,否则皇帝和太后就没命了。并且还要恭亲王奕䜣召全国各地兵马进京勤王。

但是就在张宗禹的陕西太平军就快杀到北京时,赖文光部太平军却扛不住了,他们几经突围,死伤无数,最后赖文光在山东惨败,他带着一点残兵转移,没几天就在扬州被俘剐。

这一切太突然了,张宗禹听到消息后,深感所部已成孤军,失去了赖文光的策应和其对清军的牵制,再继续攻打北京,就会和当年林凤祥和李开芳的北伐太平军同一结局。张宗禹站在高处,远远地望着北京,目光似乎停止在那里。半晌后,他长叹一声,扬了扬手中马鞭,示意撤军。

张宗禹撤去了军营中祭奠赖文光和东路太平军将士的灵帐和白幡,然后大军浩浩荡荡开赴中原,继续在河南、陕西、山东之间和清军奋战...

写到此处,永宣深为感慨。老翁真高人也,其所献奇谋何其高明,只可惜赖文光部太平军被围得太苦,再也不能坚持下去了,如果还能坚持半个月以上,那么老翁的奇谋就会成功了。然而历史没有假设,事实就是事实,赖文光为统帅的北方太平军,或者说由捻军为主的北伐太平军已经开启了败亡之路,大势已去,无力回天了。惜哉!哀哉!


参考资料:罗玺纲《太平天国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