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cept,pony,战锤40K

文 | AI财经社 牛耕

编 | 明萱

风流潇洒的“令狐冲”终于不再被债务缠身了。2月28日,李亚鹏担任董事长的丽江雪山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与债权方泰和友联的合同纠纷被北京市高院裁定再审,合同纠纷原判决的执行中止,李亚鹏也从被执行人名单中去除。

据媒体报道,李亚鹏再现法庭时,身份信息已是香港居民。在泰和友联申请保全的录音中,李亚鹏甚至表示:“你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保障,我给你们一个什么样的保障。需要我跪下,需要我趴下都可以。”可以想见,在被限制高消费,不能坐高铁、入住星级酒店以后,李亚鹏的日子并不好过。

这场风波还要追溯到2018年11月。恰逢金庸去世,演过令狐冲的李亚鹏发了条朋友圈:“昨日江湖传言余已成失信之人,余早已无意江湖纷争。乃商业合同纠纷,上载高院申诉司法程序之中,何谈失信。”

在潇洒另一边,被欠4000万元的泰和友联已急了眼:将向法院申请《限制高消费令》。如果成功,李亚鹏不能坐高铁,不能出入星级酒店,宝贝女儿李嫣也将不能就读私立学校。它的效果其实无异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将彻底打破李亚鹏的富豪生活。

在江湖侠义的另一面,是李亚鹏和昔日救主的故事,亦被外界称为“农夫与蛇”:泰和友联,本是在李亚鹏资金告急,雪山艺术小镇项目难以为继时,踏着七彩祥云携6000万淮安日月洲生态乐园元入场。而它要求的,是保底收回4000万元。在期限截止时,李亚鹏非但没还钱,还反咬一口,称“他们有签了自己名字的白纸,文件系伪造”。

人们这样总结雪山艺术小镇:总规划35亿元,一半股权卖了2亿元。在它背后,是李亚鹏一败涂地的商业版图:投影视连亏,仅一部出彩;投餐馆酒吧亏4000万。

李亚鹏说过,自己的理想是当一个商人,而不是演员。王菲评价他,开公司有如八爪鱼,因为同时经营8家。“我的商业布局到中盘了,给自己打80分”,他曾这样对陈鲁豫说。

如今,李亚鹏要怎么面对被拖欠4000万的泰和友联,和最后友情接盘的万通六君子易小迪呢?

是开发还是烧钱?

2013年11月,丽江“雪山艺术小镇”格外热闹。此时距李亚鹏和王菲离婚,刚刚过去2个月。售楼大厅里,循环播放着王菲的《Let‘s COART》。就连任志强也点赞称,又来了一支新力量。

这支新力量与众不同。在销售时,小镇里已有赵薇代言的致青春可雅斋画廊客栈、李亚鹏和杨坤的中国好机友俱乐部、多家艺术工作室和高端会所开业。在老板李亚鹏眼里,它会成为一个艺术驱动的奢华楼盘:公寓楼售价16000元/平方米,商业院落售价21000元/平方米。而当年,丽江的平均房价才5000元-8000元/平米。在新楼榜上,雪山艺术小镇位列丽江房价前5强。

“房价每平米超2万,而且是商业地产,产权40年”,当时有房地产老板对说,这不是开发商,是烧钱商。除了明面上的投资,连景观树都从四川拉过来,一车运费一万三。

据公开资料,小镇投入不菲。为了建设项目,坦克保卫战雪山投资拿地408亩,总建筑面积接近20万平方米,土地承包1.6亿元,计划总投资坐高电位为什么要喝水35亿元。

而李亚鹏是没这个钱的。在雪山投资建立时,他只出资了233万元,中书控股则出资26万元。后者由中书地产改名而来,是他在2011年建立。而真正出资的,是中融国际信托的2.58亿元。显然,李亚鹏何泓姗家里好有钱的明星资源帮他撬动了资金。

有媒体这样记录下销售盛况:“这一套是杨坤的,这一套是李亚鹏的,这是赵薇的,李宗盛是这一套,大S跟谢娜是这一套,那英的是这一套,高圆圆有一个餐厅,是这一折花腰刀套。”销售小姐这样对买房客说。

然而,李亚鹏的期待落了空,房客并不为艺术买账。小镇一期项目仅售出3成。2015年5月,中融国际信托退出项目,资金空缺由泰和友联、兴业国信弥补。

事实上,泰和缩阴棒友联在2012年就上了船。根据后来的法院判决书,泰和友联分别在2012年1月13日、7月10日和16日,三次打给雪山投资4000万元、600万元和1400万元,换来10%的股份。

在第一次打款时,泰和友联就和雪山投资签了协议,约定:如果项目亏损,全部由甲方(雪山公司原股东,即李亚鹏、李亚炜、中书公司)独立承担。如果实际利润低于测算,也应确保泰和友联3年后的全部权益不低于1亿元。3年后,泰和友联将收回固定收益4000万元。

这即是欠款4000万元的由来。据国际金融报报道,是李亚鹏有公众张辰龙小云人物身份做背书,加上颇高的保底收益,泰和友联才决定入股的。

彼时泰和友联还不知道,未来这份白纸黑字的合同,将以一种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方式,由大明星解读。

4000万元救命钱

三年期满,中融国际信托及时止损跑路。李亚鹏只好找来阳光100当接盘侠。后者出资1.938亿元接盘了雪山艺术小镇的51%股权。这是一家上市房企,由易小迪创立,年销售额不到百亿元。这意味着它的资金成本也不便宜。

为了让泰和友联同意股权转让,李亚鹏、李亚炜、中书公司做出承诺:本该已经支付的4000万元,如果确有困难,可以在2015年7月25日先支付2000万元,余款在2015年12月25日以后支付。李亚鹏和中书控股,要以在雪山投资的全部股权为担保。

即便做出承诺,李亚鹏仍未还钱。2015年7月和8月,泰和友联向李亚鹏、李亚炜、中书公司发出《催款通知函》和《律师函》,催要款项,李亚鹏未予理会。于是泰和友联一纸except,pony,战锤40K诉状,将其告上法庭。2015年法院作出判决,判李亚鹏、李亚炜还钱4000万,并支付利息。

李亚鹏、李亚炜不服,决定上诉。他们颇有新意地提出,一审判决的决定性证据,也就是一份有李亚鹏签字、写明4000万元如何处理的《律师函复函》,是泰和友联伪造的。他们表示,因为李亚鹏和泰和友联的关系很好,泰和友联手中持有多份李亚鹏签字的空白纸张。李亚鹏认为,这份文件就是伪造而成。

至此,李亚鹏和出救命钱的泰和友联,已彻底站在道义两端。很显然,即使对解读条约有分歧,文件是否伪造必定有确凿的事实。要么李亚鹏撒谎,反咬出资人一口;要么泰和友联为收回投资不择手段。

在判决中,法院认同了泰和友联的说法:文件确系真实。判决李亚鹏还钱4000万元,并支付利息,只不过利息数额与诉求不同。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泰和友联的代理方华泰律所表示,欠款加上三年的利息已达到4750醋酸去炎松尿素软膏万元。

据律师表示,即使已“还款”的1000万元,也不是李亚鹏主动偿还的系统之花瓶传,而是律师申请保全了李亚鹏的账户余额。目前法院未查到李亚鹏名下有任何房产。被冻结的两套房产(每套约160平米)在李亚伟名下。

为何李亚鹏名下没有房产,成为另一个谜。据娱乐媒体报道,李亚鹏至少住着三处豪宅:北京的豪宅是现代风格,有前后院,花园种满植物;河南叶县的老宅是李亚鹏祖屋,翻新后变成深宅大院,他每年都要回去住几天;另一处美国豪宅则是欧式风格,吊灯就价值数万元。

在11月2日,讨不回欠款的泰和友联有了新动作:申请将李亚鹏限制高消费能力。如果成真,李亚鹏乘坐飞机将不能坐二等舱以上,不能坐高铁,不能住星级宾馆,不能买不动产等,宝贝女儿李嫣也不能就读高消费私立学校。

然而,这仍不同贾跃亭上的《失信人被执行人名单》。这皆因法院查明的李亚鹏房产、现金,并不足够执行债券。只有他违反《限制高消费令》,没还钱就进行高消费时,才可能被纳入《失信人被执行人名单》。

如今看来,这也足够让李亚鹏芒刺在背。2018年10月,李亚鹏说过,会将70%财产拿出来做公益,仅30%留给李嫣。然而另一方面,李嫣却被曝出逛街2小时就花了10万元。除非是王菲提供收入,否则这一纸《限制高消费令》,将大为改变李亚鹏和李嫣的生活。

至于阳光100,则被媒体遗忘了。2017年,它仅收入68.75亿元,重生玉帝同比减少em9和弦1.3%。在这一年,收入不足百亿元意味着,它已掉出第一梯队房企外:银行贷不到钱,土拍拿不到地,无异于慢性死亡。而易新月楼月饼小迪押注熟人李亚鹏,也最终未能复制在桂林、柳州的精品地产模式,一败涂地。

逃离演艺圈经商

“我从做演员开始,就想着有什么方法可以逃离这个行业。”李亚鹏说过,他从商的念头从未消退过。

在1998年,凭《将爱情进行到底》一炮走红时,李亚鹏就做了一家叫喜宴的婚庆网站。半年内估值达到450万美元,但最终烧光了钱倒闭。2000年,拍《笑傲江湖》红遍中国,李亚鹏又说自己不想当演员了。最终经纪人劝说下,他决定每年用3个月拍戏,剩下的时间做生意。

2001年,李亚鹏涉足影视投资,成立美丽春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自己持股95%。据知情人回忆黄焕婵,拍《海滩》时,剧组外出全部坐飞机,住五星级酒店。这与雪山投资如出一辙,最终以失败告终。

除了《海滩》,李亚鹏还投资过《我们俩的婚姻》《我的三十年》《好人李成功》《沉香》。除了徐静蕾参演的《将爱情进行到底》,大都不声不响。

在与王菲结婚后,李亚鹏开始疯狂成立“中书系”公司,如中书控股(原中书地产)、中书酒店管理、中书雅集贸易。这些公司大多由母亲张萍、哥养母性侵养子哥李亚炜担任高管。此次投资雪山投资的中书控股就是一例。此外,还有京贰拾柒餐饮管理、培德餐饮、培德书道文化传播、厚润商务等多家公司。

一时间王菲也戏称,自己的丈夫是“八爪鱼”,因为同时管理8家公司。对外,李亚鹏总是自称“商人”,不愿意被看成是演员。

这些公司赚了多少钱,一直是众人争议的焦点。李亚鹏本人曾对陈鲁豫称,大概持平,不亏不赚。但外界认为杨振兆landsail,是他的历届伴侣帮助不浅。黄奕的前夫就曾痛斥他是“吃软饭的”。跟王菲离婚时,正值雪山艺术小镇投资之际。李亚鹏面对媒体,激动地说:“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外界都会说花老婆的钱,但其实我比她有钱多了!”

事实上,李亚鹏也确实涉足了几乎每个行业。除了“喜宴”和影视投资,光是餐馆他就开了不少:三里屯酒吧“夜色”,总部在深圳。意大利餐厅“铁猴子传奇之浪客野心Florentina翡冷翠”,开在酒仙桥附近,聘请意大利主厨。水煮鱼餐厅“大碗鱼”,据说装修风格是他自己挑选。和王菲合开混沌哈肯萨的酒吧VIPROOM,据说投资4000万。但这些投资大都惨淡收场:VIPROOM开业4年后关停,据称赔了4000万元。夜色酒吧遭涉黄通报,生意一落千丈。

至于书院中国基金会、嫣然天使基金会、丽江书艺展等,也有投资无数。

时至今日,李亚鹏仍在自己的商业版图上前进。“我做生意的布局大概接近中盘了”,他说过,“我在商业领域不是个天才但也不是很差,大概80分。”

这80分的布局,最大一步就是雪山艺术小镇。媒体给了它耸人听闻的评价:35亿总投资,一半股权卖了2亿元。李亚鹏说过,实在亏得不行了就去拍戏。不知这一出梦醒后,他还会一往无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