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末年,江南童疃镇上,有一家富户姓 郭。这年冬季的一天,郭家的少爷郭逢春正在家 中看书,忽然,他叹了一口气,然后放下手中的 书本,出门上了街。

郭逢春腿有残疾,因此,虽然他自幼喜爱读 书,但他知道,他没有考取功名的机会。去年夏 天,他的父亲郭员外因病去世之时,作为家中的 独生子的他便知道,郭家到了要靠他支撑下去的 时候了。因此,一年多来,他一直在寻找着做些 生意、挣些银子的机会,但一直不知从何入手。 刚才,他在读书之时,忽然想起了此事,心中烦 闷,因而长叹了一声。

来到街上,郭逢春边走边看,心情好了许 多。看着看着,他忽然觉得自己的眼前一亮。

童疃镇一带,盛产山芋,并因此盛产用山芋 粉做成的粉丝。眼下是隆冬时节,正是粉丝上市 的时候,因此,大街之上到处都有叫卖粉丝的小 贩。让郭逢春感到自己眼前一亮的东西,正是那 些粉丝。他想:我何不贩运一批粉丝,卖到宣州 城里去,赚些银两?

主意拿定后,郭逢春又想到了一件事:贩运 粉丝必须雇佣伙计,而雇佣伙计,应该首先雇佣 贺根生。

贺根生二十多岁,也住在童疃镇上,以常年 为人帮工为生。小时候,郭逢春常与贺根生在一 起玩耍。在别的孩童因他有腿疾,而笑话他时, 贺根生常为他挡驾,因此,他一直对贺根生心怀 感激。如今,他要贩卖粉丝、雇伙计,自然便想 到了雇佣贺根生,以便让贺根生赚些工钱,以报 年幼时的相护之恩。

郭逢春当天便找到了贺根生,把雇他为伙计 的事一说,贺根生当即兴奋地答应了。然后,郭 逢春又雇了另外几位伙计,满大街地收购起粉丝 来。

两天后,郭逢春让伙计们,将收购来的粉丝 装上了马车,然后与伙计们一道,赶着马车,一 同赶往三百多里外的宣州城。

来到宣州城里,已是第四天的傍晚,郭逢春 领着伙计们,住进了一家客栈,准备次日一早, 便上街寻找店铺,卖出粉丝。

次日,郭逢春早早起了床,推窗一看,顿时 呆了。只见窗外,一片雪白。原来昨夜,下了一 夜的大雪,地面上积下了厚厚的一层雪;眼下, 天空中仍不断地飘飞着大片大片的雪花,丝毫没 有放晴的迹象。郭逢春不禁犯起了愁:老天何日 才能放晴,并融化冰雪,好让我上街卖出那些粉 丝啊?

吃早饭时,郭逢春忽然发现贺根生不见了。 问过客栈的掌柜,他这才得知,贺根生天一亮, 便出了客栈的大门,不知去向。他不由得疑惑起 来:难道贺根生不顾老天正下着大雪,竟去观赏 宣州城里的街景去了?

吃过早饭,郭逢春无奈地呆在客房里,看起 了随身携带的一本书。看着看着,房门忽然一 响,贺根生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三位 衣着考究的汉子。郭逢春正在诧异,贺根生已开 口道:“东家,这三位,是宣州城里的三家店铺的 掌柜……”

原来,今天一早,贺根生见老天下着大雪, 知道若是等到天晴才为粉丝寻找买家,不知要等 到何时,于是,他独自一人,悄悄出了客栈,找 了十多家店铺,并终于说动了三家店铺的掌柜, 愿意购买郭逢春的粉丝,然后,他把那三家店铺 的掌柜,请到了客栈之中……

听完贺根生的一番话,郭逢春不禁喜上眉 梢,他让贺根生坐在一旁,喝茶驱寒,自己则与 那三位掌柜谈起了生意。

一炷香的工夫过后,生意谈成了。郭逢春高 兴之余,却又紧锁起了眉头:我有腿疾,平日里 行走,便有所不便,何况眼下这下雪天?唉,我 该如何领着伙计,去给那三家店铺送去粉丝、收 取银钱啊?

郭逢春正在为难,贺根生自告奋勇道:“东 家,若是您信得过我,便让我领着其他几位伙 计,去送粉丝、收取银钱!”郭逢春向窗外望了一 眼,点了点头。

半天的工夫过后,贺根生领着其他几位伙 计,给那三家店铺送完了粉丝,并把收取的银 钱,交给了郭逢春。郭逢春核对了一下账目,见 粉丝的斤两、收回银钱的数量,丝毫不差,心中 不禁一动。

三天后,天放晴了,路上的积雪渐渐融化, 郭逢春与伙计们一道,赶着马车,回到了童疃 镇。

这趟生意,让郭逢春赚到了不少的银两。这 天,他给其他几位伙计付完工钱后,把几块银锭 放到了贺根生的跟前。贺根生惊讶道:“东家,我 的工钱咋有这么多?”

郭逢春一脸的认真:“根生,这不是付给你的 工钱,而是分给你的利银,其数量是我这回在宣 州城里,所赚到的银两的一成。而且,我已决 定,今后我不管做什么生意,都将所赚到的银两 的一成分给你,咱俩算是合伙做生意!”

贺根生更加惊讶了:“东家,我可没出一文钱 的本钱啊!您为啥要分一成的利银给我?”

郭逢春一笑,道:“那是因为,我需要你做帮 手!”说着,就把那几块银锭,塞到了贺根生的手 上。

原来,宣州之行,郭逢春发现贺根生干起活 来,不但尽心尽力,且头脑机灵,而他腿有残 疾,身边实在应该有一位像贺根生这样的好帮 手。于是,在宣州城时,他便打定了主意,将贺 根生视作自己的合伙之人,并将自己所赚到的银 钱,分一成给贺根生。

从此,郭逢春与贺根生“合伙”做起了生意。 每做完一桩生意,郭逢春都会把所赚到的银钱, 分出一成给贺根生,贺根生依然不需要出一文钱 的本钱。凭着分到的利钱,贺根生很快就富了起 来,盖起了一座宅院,并娶了一位漂亮的老婆。

童疃镇上的街坊邻居,都说贺根生走了好 运,并纷纷问他为何得到了郭逢春的另眼相看, 从未出过一文钱的本钱,却分得了那么多的利 银?开始时,他总是带着一脸的感激,回答街 坊、邻居们说,那全是因为郭逢春的关照。日子 长了,他便这样回答街坊邻居:“那是因为,我干 活卖力、脑子机灵,是位好帮手——这就是我的 本钱!”

转眼,日子过去了三年。这年春上,郭逢春 准备去两百多里外的桃花潭镇,采购一批上好的 茶叶,运回童疃镇贩卖。因为桃花镇盛产茶叶, 而童疃镇不出产茶叶,所以,在郭逢春看来,这 桩生意,肯定能赚到不少的银两。

不料,去桃花潭镇的头一天,郭逢春偶感风 寒,病倒了,他只好让贺根生揣着银票,领着几 位伙计,去桃花潭镇采购茶叶。

三天后,贺根生领着那几位伙计,回到了童 疃镇,并运回来了一批茶叶。贺根生特意打开一 袋茶叶,给已痊愈的郭逢春看,郭逢春见袋子里 的茶叶,不但茶型好看,而且香气扑鼻,显然是 上等的好茶,于是把贺根生好一顿夸奖。

郭家从桃花潭镇采购回了一批上好的茶叶一 事,很快就传遍了童疃镇,大家纷纷前来郭家购 买茶叶。令郭逢春没料到的是,只有几位街坊买 了茶叶,其余的众人则纷纷摇头离去。

郭逢春连忙查找起大家不买茶叶的原因来。 这一查,他很快便查出了问题的所在。原来,在 刚采购回来的那批茶叶中,只有几袋茶叶是上等 的好茶,其余的全是下等的劣茶。那几位买了茶 叶的街坊,买走的便是那几袋上等的好茶,剩下 的那大批的劣茶,当然无人问津。

大吃一惊之后,郭逢春叫来贺根生,询问究 竟。贺根生振振有辞地回答郭逢春说,他在桃花 潭镇采购的茶叶,与那袋曾被他拿给郭逢春看过 的茶叶一样,都是上等的好茶,至于它们为何、 何时变成了下等的劣茶,他确实不知道原因。

郭逢春对贺根生的话将信将疑,他暗暗派人 一打听,很快便得知了事情的内情。

原来,贺根生到了桃花潭镇后,遇到了一位 茶叶商人。那茶叶商人,以给贺根生一百两银子 作为条件,鼓动贺根生买他的下等劣茶,以次充 好。贺根生掐指一算:这趟生意原本可以赚到二 百两银子,按照郭逢春定下的给我一成的利银计 算,我只能得到二十两银子;如果买下那茶叶商 人的下等劣茶,我便可以得到一百两银子,整整 多得八十两……

这笔账一算,贺根生便没能经得住诱惑,按 上等好茶的价格,买下了那位茶叶商人的下等劣 茶。为了糊弄郭逢春,他特意购买了几袋上等好 茶。

得知了事情的原委,郭逢春被气得又病了一 场,病好后,他与贺根生断绝了关系,独自做起 生意来。贺根生则用那一百两银子,以及三年来 他所积攒下来的银两,开了一家杂货店,但奇怪 的是,很少有人上他的杂货店里买东西。

贺根生对很少有人上他的杂货店里买东西一 事,百思不得其解。经过一番探听,他这才得 知:他糊弄郭逢春、得了一百两银子的不义之财 一事,被街坊邻居们知道了。大家见他连郭逢春 都糊弄,哪里愿意上他的杂货店里来买东西?

前思后想一番后,贺根生这才明白过来:当 初,郭逢春之所以愿意分一成的利银给他贺根 生,并不是因为他贺根生有干活卖力、头脑机灵 的本钱,而是因为郭逢春信任他贺根生,这才是 他贺根生真正的本钱。如今,不但郭逢春不再信 任,就连街坊邻居们也对他贺根生失去了信任。 失去了真正的本钱之后,他哪里还有生意可做?

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贺根生只得关了杂货 铺,举家搬到外地谋生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