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就和太阳一样

在她温和的阳光里

像我这样可怜的人

才能够很好地滋长繁荣……

这是19世纪70年代入侵新疆的阿古柏说给英国女王的一段话,像诗一样,但却是让人恶心的。那时,我们的祖国正处在一个落后挨打的多事之秋,新疆人民为反清形成若干地方割据势力,占据南疆喀什噶尔城(今喀什)的柯尔克孜族思的克伯克向中亚汗国浩罕乞师求援,致使1865年春浩罕军事头目阿古柏进入南疆。

浩罕国是十六世纪从原金帐汗国南迁至河中的乌兹别克人的一系建立起来的,十九世纪曾作为清朝的保护国,归附大清帝国,这使其在军事方面的压力大大减轻,后来具备了扩大领地的条件。借着清朝衰落的机会,这个昔日不堪一击的小国很快控制了哈萨克草原和帕米尔以西的广大地区,疆域北到锡尔河,西达咸海,南接印度,跨越了除今土库曼斯坦的中亚四国(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开始变得有些野心勃勃了。

浩罕国主要居民为乌兹别克人,其次为塔吉克人、吉尔吉斯人和哈萨克人,核心地区在包括浩罕、安集延、马尔吉兰、纳曼干等城的费尔干纳盆地,至19世纪中期,人口约150万。其领导者马达里汗曾竭力支持中国新疆回部和卓后裔进行叛乱活动,后于1842年的内乱中被杀死,致使国内政局也陷入动荡之中,至1876年被沙俄吞并。

阿古柏就是浩罕国人,出生于于塔什干附近的一个村子里,很小的时候父母便离异了,跟着再嫁的母亲生活,连自己的族属都弄不清。过了几年,他的母亲死了,母亲再嫁的人家不愿意收留他,他只能投靠自己的姐姐。因为姐姐的生活也不是很好,少年时代的他沦落为一个流浪街头的孤儿。因为长相漂亮,很会跳舞,他便成了一个舞街头的“巴特恰”(男扮女装的舞童)。也有人说,他是娈童。“娈”这个字不太好听,也很残酷,我们可以上网查下的。

大约是快成年的时候,阿古柏被人看中,转送给浩罕国马达里汗,做了马达里汗的侍卫官。后来,阿古柏又投靠了塔什干总督,并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了总督,由此在浩罕国的军政界崭露头角。

接到思的克求援后,阿古柏带着号称“圣裔”的布素鲁克和足十人“队伍”进入喀什,开始策划兵变,想要将思的克赶出喀什城,待思的克发现的时候,已经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了。阿古柏带着亲兵和幕僚,说是为保护和辅佐布素鲁克,实际上,布素鲁毫无主见,成了一个任阿古柏操纵的傀儡。1865年3月,阿古柏仅率100名骑兵夜袭司迪尔,击溃了司迪尔的势力,并接收了一些司迪尔势力的投降,迅速组建了数千名士兵的军队。随后,与布素鲁克于1865年4月建立了“哲德沙尔汗国”。

1867年,阿古柏又发动兵变,把布素鲁克赶下了台,夺取阿克苏,统一了除库车之外的南疆,取消“哲德沙尔汗国”,建立“洪福汗国”,自己当上了“国王”。1868年,英国派遣特使会晤阿古柏,承认其政权,次年,阿古柏也派亲信米尔扎·沙迪赴印度会见英国总督,争取英国支持。英国决定向其赠送大批军火,并允许其在印度招募工匠回喀什设立军工厂。

阿古柏的“诗作”即形成于期间,包罗杰《阿古柏伯克传》中说,为了得到英国的庇护,阿古柏厚颜无耻的对英国使节说:“女王就和太阳一样,在她温和的阳光里,像我这样可怜的人才能够很好地滋长繁荣”,并声称“从这里到伦敦,任何人都可以自由来往”。其摇尾乞怜形象暴露无遗。

1873年底,英国又派遣道格拉斯·福赛斯率领一个300人的庞大使团到达喀什噶尔,向阿古柏转交了女王的信件和英印总督送给的1万支步枪和8门火炮,双方于次年春签订了分裂中国领土的《英国与喀什噶尔条约》。其后的1875年,阿古柏又从土耳其购得新式步枪6000支,火炮12门,在南疆组建起了一支号称百万的匪军(事实上,常备军只有6万人。由步兵、骑兵、炮兵组成,装备主要是英式和俄式武器。步骑兵装备燧发枪、火绳枪、抬枪、撞针枪、连发枪,炮兵装备克虏伯和阿姆斯特朗火炮)。

阿古柏正是以这些匪徒为巧取豪夺爪牙,进行巧取豪夺和无耻剥削的。纪大椿《阿古柏对新疆的入侵及其复灭》:新疆各族人民在阿古柏的统治下生活陷于绝境,越来越多的人沦为奴隶。一名健壮男奴在喀什噶尔奴隶市场的售价是四十枚银币。许多奴隶被贩卖到中亚、巴达克山甚至土耳其。阿古柏本人就蓄有姬妾数百、奴隶三千。这是新疆人民所经历的最黑暗、最艰难困苦的岁月。

1876年,为了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清王朝采纳左宗棠的建议,武力收复新疆。当年4月,清军在肃州(今酒泉)誓师,湘军将领刘锦棠总理行营营务,率军进疆,不久收复古牧地、乌鲁木齐、玛纳斯等地。第二年春,清军兵分三路进军南疆,半月之内连下达坂、托克逊、吐鲁番三城,南疆门户洞开。

就在清军开始南下之时,外强中干的阿古柏慌了手脚,突然于1877年5月29日死于喀拉沙尔(新疆焉耆县)。自当年10月起,清军先收复南疆东四城,又趁敌内部变乱,挥兵急进西四城,阿古柏之子伯克·胡里率残部逃入俄境。1878年1月2日(光绪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清军收复和田,取得了收复新疆之战的最终胜利。

今天重述这段历史,有很多朋友都会问:为什么号称“百万大军”的阿古柏匪徒会在清军面前不堪一击?其中原因分明吸有两点,一是世间的普遍真理正义必胜,人们应该相信从古至今没有一场非正义的战争能够在正义面前取得正直的胜利;二是中华民族的各族人民都反对外来民族的压迫,都要用反抗的手段解除这种压迫,实践证明,中国人民是不可侮的。

在收复新疆的战斗中,清军势如破竹,一个月疾驰2000里,所到之处受到各族百姓热烈欢迎,维吾尔史料记载说“没有一个城镇向皇帝陛下的大军射过一粒子弹。相反,很多城镇的好人还为皇帝的大军做了力所能及的事”。 对此,《阿古柏伯克传》的作者包罗杰评价说:“这是近50年中在亚洲发生过的最值得注意的事件,同时这是一个多世纪以前乾隆出兵这个地区以来,一支由中国人领导的中国军队所曾取得的最光辉的成就!”

现在,让我们一起凝视祖国,吟唱这首诗——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这就是我们的新疆,我们的祖国!(文/路生)

参与文献:

1.纪大椿《阿古柏对新疆的入侵及其复灭》(《历史研究》1979年03期)

2.包罗杰《阿古柏伯克传》(商务印书馆,197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