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陈勉良在中环举行画展。不要误会,堆仔并没有转行搞艺术,这位画家陈勉良其实大家都非常熟悉。

看到照片很多人都会心生疑惑:咦,他不是TVB的演员吗?他还会画画?

其实,陈勉良画画的时间比入行的时间还要久,这次在画展中展出的作品就多达3、40幅。

陈勉良擅长画净芙茶水墨画中的山水景色。他透露偶尔也会帮公司画一些道具画:“有时拍到很晚才到画画的部分,因为要先拍重要的戏份,他们美术部早上八点开工,两三点叫他们开工金万全很惨的,监制就跟我说反正你也是画画的,你也习惯熬夜了,不如你帮忙画一下啦。”

不说不知道,原来陈勉良的画在《金装四大才子》、《河东狮吼》、《女警爱作战》、《恋爱季节》等剧集mmgh中都当过“替身”,大家在埋堆堆看剧的时候不妨留意一下。

陈勉良还是不少圈中艺人的师傅,比如李香琴、米雪吴金娃和周励淇都曾经请陈勉良教她们画画。

陈勉良就谦称自己不算“桃李满门”,多年来只收了20多位徒弟,因为自己擅长教画山水及花卉,所花的时间比威龙战警较位面电梯,abac的词语,微信表情大全多,故不敢同时收太多学生。

被问到有否探望患脑退化的李香琴时,陈勉良就表示上一次与对方见面已经要追溯到4年前:“那时丝袜妹候她在古装街拍戏,我在魏道斌隔壁厂拍,拍完就过去和她打招呼,现在知道她有时在医院,有时在护老院,都不好意思(去打扰)。”

陈勉诺姆四达标准之星答案良从小就很喜欢画画并立志成为一位画家,他10岁开始学习画画,17岁时便跟有名的水墨画家河百里学习画画。

和其他年轻人不同,陈勉良对于画画并不是三分钟热度。他会在父亲的饼店打烊后在店内练习画画至凌晨,每天只睡几个小时就上学了。陈勉良曾经透露,当年为了练好画竹叶,曾用了三斤重的报纸,包括底和面反复练习到满意为止。

浓厚的兴趣和日日夜夜的努力让陈勉良很快就得到了回报。在19岁时那年,陈勉良的作品被选中在与香港博物美术馆大女人方寒主办的“首届当代香港艺术展”中展出。此时的陈勉良终于成为了一名画家。

之后陈勉良也在美术界获得了许多奖项,包括两次夺得全港公开画赛首席奖、悉尼金奖、亚太区中国水墨画入选奖等多个荣誉大奖。

50年来陈勉良也曾在世界各地举行个人画展,把自己的作品带到了世界的各个角落。

陈勉良拍卖画作所得王之妖精综大多用作慈善用途熊漫熊攻熊受,对于自己不舍得卖出的画作他则会以友情价卖给朋龙世奎友:“有张6尺高的山水画不舍得卖,最后卖给了一位同事,他也很好,如果我要开画展他都会借出来展览。”

所以艺术上的成就与收入并不一定成正比,那些金灿灿的奖杯并不能换来三餐温饱,现实中也从不缺少穷困潦倒的艺术家。

获奖无数的陈勉良也要面对柴米油盐的现实。1977年,时年27岁的陈勉良经朋友介绍成为一名特约演员,1981年正式加入TVB。

与现在大多数观众对陈勉良“御用保安”的印象不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观众谈起陈勉良第一aiqy爱奇艺句话通肯酷设计软件常是:“哦,那个演吸毒的啊。”

是的,在成为“御用保安”之前陈勉良是一名“御用瘾君子”。程流苏陈勉良将瘾君子的神态、动作表演得惟妙惟肖,几乎可以以假乱真。据说由于陈勉良的表演太过逼真,他曾经被警察查证是否真的是瘾君子。

不过近年来陈勉良鲜有饰演这类角色,被问诗人潘婷到原因时他就表示:“拍这类剧种好像会教坏人,这十几年都很少演这类角色,怕教坏小孩子。”

保安也好,瘾君子也罢,这些角色在电视剧中大多属于龙套,戏份有限。而陈勉良入行四十年演得几乎都是这种连名字都“不配”拥有的角色营盛双子座。

但陈勉良自己却不介意跑尾崎爱花龙套:“在我的角度来说呢,我觉得演什么都无所谓,因为监制和导演已经审核过这个角色适不适合你演。”

在一部作品中,主角自然很重要,但正因为有这些默默无闻的甘草演员的付出,才能让整部作品的内容更加丰满、更加真实。

在大多数人眼中陈勉良是一位艺人、一位演员,不过在陈勉良内心依然觉得自己是一个画家。陈勉良坦言自己当初入行只是“为口奔驰”,维持生计。

与拍戏相比陈勉良大概还是更喜欢画复哒安苏画,但他对拍戏和画画抱有同样的责任,如果第二天要拍戏,那么前一天他一定不会画画:“因为一画画就会太沉醉,怕影响演戏工作,会尽好自己的职责。待空闲的时间才会写画授课。”

可能看到这里已经颠覆了很多人对陈勉良的认知,其实除了画画,陈勉良还曾凭借一段热舞在网络走红。

2017年时,日剧《逃避虽可耻但有用》中的一段“恋爱舞”大热,不少观众都争相模仿。

当时TVB就安排陈勉良跳这段舞蹈并将视频上传到网上。视频中陈勉良动作灵活,神情兼备,不少网友看完之后都表示惊讶又大赞他跳得好。短片上传后在一天之内点击量就超过三万。

如果不是这次画展,陈勉良在我们心目中大概还是那个御用保安,没有人会把他和大画家联系在一起。

我们不应该小看身边的每一个人,每个人都不止一面,可能在你眼中他只是一个不起眼的龙套,但在另一个舞台,他却是万人瞩目的主角。

同时我们也不应该小看自己,即使你现在仍然平凡。你可能只是没有找到那个能让你大放异彩的舞台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