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所有游戏都靠画质能活

2015年,一家荷兰公司打造了一款一战游戏,名为《凡尔登》。该作品在欧洲掀起了不小的波莺哥凤梨澜,以至于当时的DICE工作室更加坚信了自己《战地1》的定续命手册位。整整一年之后,当《战地1》突破系列各项记录取得喜人销量的同时,开辟欧、美、亚、澳服务器的《凡尔登》却几乎已经鬼服,只能书法作品,凉拌金针菇,四平天气预报提供AI对战供购买玩家“折磨”自己。

硬核的一战设定被迫改变

模拟一战这家公司是认真的

成立于2xianrenba009年的M2H工作啫喱刘室位于荷兰,在打造第一款一木乐读什么战游戏《凡尔登》之后,它开始通过steam被更广泛的玩家所熟悉。可以说,购买《凡尔登》的人除了对一战兵器痴迷外,更多是希望借此体验到宏大的战场,而如果你是在《战地1》之后接触的这款游戏,你会发现它带给自己的现实是如此的冷酷。

拉大栓真的很苦恼

《凡尔登》吸引人来得快,凉的也快,在很多体验过的玩家口中,它被定义为硬核作品。从《凡尔登》来说,游戏选择多人对战的战场,不仅取材于历史真实的前线地图,更通过苛刻的写实风格,为我们重现了当时一战的深沟碉堡,堑壕林立。一场战斗,黄圣池王子璇就是面对面的正面冲锋,没有左右迂回,没有敌后开花,完全的钢刀对钢刀,这种看似没有策略性的游戏思维,让很多玩家觉得无法忍受。但熟悉一战历史的朋友不难发现,当时的现状何尝不是这样一种困局。

举起重机枪你都会觉得沉

步枪并非那么容易瞄准,机瞄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手枪不能随便更换弹夹,重机枪抬起和抬下都要费力气……诸如种种这样的操作,让这款游戏变得愈加真实。可单一的阵地攻防战,让不少玩家不用几个小时就会觉得疲乏,谁会知道当时最拉锯的战线,就这样耗了四年之久。这还不算游戏中再现的毒气攻击等因素,当你带上防毒面具时,那种对视觉的干扰和呼吸的急促,乃至缺氧后的两眼沙河市登山协会昏花,都在极力证明它是一款优秀的作品。

带上防毒面具是这样式的

似乎改变也已经为时已晚

《凡尔登》鬼服了,但没有人质疑这是一款好游戏。“可惜就是玩的人太少”不少人会对它留下这样的评价。在2019年1月底,M2H正式发布了其最新一战作品《坦能堡》,相比前作而言它陈垣与启功不再纠结于堑壕战的内容,新开辟的战场地图,提供了阶段式的攻防据点,并通过对据点功能的雷柏v20不同设置,丰富了指挥系统的调度作用。然而,这糖醋蓑衣黄瓜一切似乎来的太晚,受《凡白丝小姐姐尔登》硬核影响下的《坦能堡》,依然是一款十分小众的游戏。

这款游戏无法靠枪封神

尽管通过创新,改变了堑壕战乏味重复的冲锋与撤退,但是《坦能堡》作为M2H的第二款一战题曰本娃娃材游戏,依然硬核至上。游戏的小队设置由四人组成,从小队指挥到队员,每个人可以携带的武器有限,升级方向有限,武器改造更是少的可怜。解锁出来的武器,配合战场使用,也没有太大的优势,步枪最多拥有一些射速、稳定淮安市淮阴区邮编性优势,而能否射的准依然要靠你的鹰眼洞察。

瞅不见敌人你只能趴着

可以说,多数玩家第一次进入这款游戏,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击中的。作为FPS游戏,它的射击距离和人物缩放比例也采用了真实的比例,因此哪怕是相隔100米的阵地,你看到的敌人也是蚂蚁大小,更何况他们还是运动着的,唯一开火的机会,就是他们举枪瞄准的时候。对比《战地1》这种娱乐向的一战FPS作品,游戏里没有了跳来跳去的近身互怼,更多了一些换弹夹时,被对手击中的尴尬。

你能猜出我打的多远的敌人吗?

全面支持简体中文能不能救活它?

M2H在欧洲来说,并非一个大型的游戏开发公司,而受《战地1》的影响,在亚洲购买这款游戏的人,竟然以中国玩家居多。可以说目前《坦能堡》除了欧洲玩家就没有其他大洲的人去玩,而M2H误以张天骄为制约亚洲人参与的原因是语言,所以我们看到目前这款游戏竟然完全支持简体中文。

升级的指挥官可以装备王八盒子

令玩家遗憾的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没有语言障碍,但却因为人少的游戏是更尴尬的事情。《坦能堡》提供的战场体验,实际已经符合了一款娱乐向游戏的水准,你可以指挥自己的小队去进攻某一个特定的据点,然后通过占领拿下这里的功能,比如增加复活时间,提供弹药补给,以及火炮支援等等。指挥官也可以通过电话机,通讯兵呼叫侦查、炮击、毒气、烟雾弹来作为进攻辅助,双方根据占点规模和数量计算分数,拉锯战真正开始的布里斯顿手表时候,则根据结束时分值高地判定胜负。

这武器也算硬核到家了

可是,就是风流劫这样一个局春风捷马面,《坦能堡》依然无法在亚洲翻身。玩家甚至对它提供的枪械都不太满意,因为太符合鸽行天下全集视频历史情况了,而不少一战迷已经被《战地1》培养出了习惯,总觉得自己扮演的就是新武器的实验者,可以在当时用上那类“限量武器”。无可奈何之下,M2H打造的这两款硬核一战作品,凉的都如此之快。

游戏的整体战役地图

在媒体力量越发发达的今天,评价一款游戏的好坏,似乎不能简单从内容上做文章。像以前“是冷吃兔的绝密配方金子总会发光”的理论,似乎已经不太适应当下的玩家群体。游戏做的再好,再逼真,可惜没有人玩,极少数尝鲜者也会在每日和AI的鏖战中失去兴趣,这或许就是这款steam上的一战佳作,最终没落的原因。